许昌在线,许昌新闻网,许昌信息网,许昌信息港,许昌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许昌历史 >

千年古道千年佳话 地方史专家带你探秘石台古徽道

时间:2018-01-14 06:4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ffhpd.cn
千年古道千年佳话 地方史专家带你探秘石台古徽道

  2006年,央视“华夏文明”栏目组在黄山市拍摄地域文化系列剧时,曾试图到徽商走过的徽道上取景,但几经周折,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取景地。后来,根据一些徽商后裔提供的线索,摄**组终于在池州市石台县仙寓山境内,找到了那条用清一色长条形石块铺筑而成的古徽道。

  古徽道为何不在徽州境内?这条古道上又记录了哪些历史和传说? 11月28日下午,原石台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、文化局局长、地方史专家王熙政做客“新安百姓讲堂”,带领在场的听众,对那条横亘千年历史的古徽道进行了探秘……

  古徽道因何而名?

  王熙政介绍,石台古徽道,主要特指保持较为完好的榉根岭古徽道,全长约15里。此处向右拐,通向当时的池州府(现池州市),而后乘船顺江而下,通往铜陵、芜湖、南京、上海等地;向左拐通向当时的安徽省省会安庆,而后乘船逆水而上,通往九江、黄石、武汉等地。从古徽道由北向南,步**30华里的路程,向右走过大观桥能进入江西省的景德镇、上饶,下福建、广东;向左拐,经祁门到屯溪以及当时的徽州府所在地歙县,然后进入江、浙等地。

  在现代交通工具没有诞生的漫长历史时期,古徽道在一个相当大的半径之内,担负着连接南北交通枢纽的使命。因此,《清史稿》称古徽道为“徽饶通衢”,是一条跨越省际的“国道”;地方典籍或当地居民口头上又把它叫做“徽省通衢”,或“池徽大路”,是重要的省内干道。目前,这段完全坐落在石台境内的保存完好的“池徽大路”,在当地政府的相关文件中,或者人们的口头上更多使用的是“古徽道”这个名称,这主要是因为它与徽商的发展有着更为密切的关系,发挥了方便徽商走出去并走向辉煌的功能。

  千年古道留下佳话

  关于古徽道的最早记载是唐代中和四年(公元884年),距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了。一条隐藏在山间密林的千年古道,历经泥石流等地质灾害,为何不曾荒废?王熙政在讲座中引用了榉根岭上一块名为“输山碑”的碑文解释了这个问题。

  这块石碑的内容全文是这样的:“募修岭路,挨路上、下之山,必先禁止开种,庶免沙土,泻流雍塞。斯为尽善乐助,有功兹幸。众山主矢德好善,自岭头到岭脚,凡崎岖之处,永远抛荒。平坦处,挨路上输三丈,下输二丈,永禁开挖。爰勒芳名,永垂不朽云。”为了确保古徽道不因为雨水冲刷而塌陷和不被上方的泥石流所吞噬,永远畅通无阻,道路两旁的古人在刀耕火种、靠山吃山的历史条件下,宁可抛荒道路两旁的土地。不仅给古徽道上的商旅行人输送出三、二丈遮阴的山林,也给后人留下一段舍山护路、舍己为公的佳话。

  “臭鳜鱼”因何而来?

  闻名全国的名菜“臭鳜鱼”是怎么做出来的?王熙政讲述的一则小故事,给出了这样一个****。

  早年,一帮徽商从省会安庆返回徽州的途中,在沿江一带买了一些新鲜鳜鱼,准备回家赚一笔。不料,老天不帮忙,气温突然升高,货篮里面的鲜鳜鱼挑到大约现在古徽道古稀亭的时候,就变臭了。大老远的都挑到家门口了,扔掉太可惜,但挑回家卖,臭烘烘的,怎么能卖得掉?大家心里都非常着急。

  最后,大家一合计,决定借饭店里的锅灶用一下,先海吃一顿再说。徽商们说干就干,从饭店里借用了锅灶,凭借自己在家中练就的烹**徽菜的功底和匠心,不仅把这臭鳜鱼的“臭”字给炒飞了,而且炒得异香扑鼻,鲜嫩爽口。大家吃饱喝足之后,处理发臭的鳜鱼的主意也就有了:炒熟了卖。于是,古徽道上发生的这样一则小故事,无意中成就了“臭鳜鱼”这道徽菜中的名菜。

  佛堂里走出封疆大吏

  古徽道旁现有佛教庵堂遗址四处,当地地方史记载,附近很多大户人家都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佛堂里读书,后来从这些佛堂里也走出过一些封疆大吏。

  王熙政介绍,古徽道自古以来就是一条行人如织的繁华大道,在这样深山老林的古道中,选择个适当的地方出家修行,既能得山林之乐,又能近香火之盛,真正是一个闹中求静、动中取隐的好地方。而这些庵堂不仅是出家人吃斋念佛、修身养**的好地方,还是大户人家子弟攻读四书五经的清净处所。这些庵堂的佛事活动、日常生活,除了靠正常的香火收入之外,还得借助一些富家大户提供的经济支撑。而这些作为“檀越”的施主,也就此在庵堂里给自己的孩子借一席清静地,延请名师,重点施教,尽量减少外界不良环境对孩子的干扰。比如,明代李崧祥就在密岩庵里读过书,后来他还给自己取了一个“密岩”的字。李崧祥17岁中举,18岁进士及第,历任户部主事、山西按察司副使、河南布政司参政、江西右布政使等职。

  古徽道上的各处庵堂,不仅是古徽道所在的仙寓山及周边地区内****佛教文化的阵地,同时,还是这一地区传承传统文化、造就优秀人才,甚至是蕴育一方地域文化的摇篮。

  古徽道见证徽商智慧

  作为一条沟通南北的“国道”,石台古徽道上还留下了关于精明徽商的故事。

  王熙政介绍,古徽道南侧的“启源亭”骑路而建,两边有宽大的石条凳,供来往行人休憩,亭墙两侧中段开有很大的石门,通向“耳房”。耳房供行人小憩或食宿之用。

  一天,亭主准备招一个伙计,得知消息的岭北的老乡和岭南的熟人同时带了一名少年到启源亭。这下可把亭主难住了,两个取其一,老乡和熟人都不能得罪。左思右想,亭主心生一计,他当着两个大人的面,给两个少年亮出“考题”:我这里来往行人多,烧水泡茶是第一要紧的事。谁先把水烧开,把茶泡上来,我就留下谁。说罢,亭主给两个少年各发了一把大铜壶,一只烧水炉。两人各自去亭子的一头烧起水来。片刻的工夫,岭南徽州熟人带来的少年就把水烧开了,而岭北老乡带去的少年则还在啪哒啪哒地扇炉子。

  为何徽州少年先烧开水呢?原因是他只烧了小半壶水,先给三个大人各冲上一杯热茶之后,接着就去烧第二轮。这样,既解决了“先烧开”的问题,又解决了及时优质的善后服务问题;既有开局的阶段**成果,又有全程服务的整体**效果。岭北老乡带去的少年添了满满一壶水,扇炉子也挺卖力,诚恳忠实有余,灵活机动不足,应付南来北往的客人,多少有些不尽如人意,岭北老乡只能带着孩子服服帖帖地走人。

  从此可以看出,徽州少年自小生活在徽商特定的氛围中,在关键时候,交融、变通的能力就自然而然地体现出来了。(刘中礼、向凯、马杨)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